艺术欣赏:徐悲鸿与北大画法研究会教学

艺术欣赏:徐悲鸿与北大画法研究会教学

时间:2020-03-24 14:3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918年2月22日,担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蔡元培与该校美术教师李毅士、贝季眉、钱稻孙、冯汉叔等人成立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并聘请校外名家陈师曾、贺良朴、汤涤、徐悲鸿、金城、胡佩衡等为导师,进行分类教学,讲演法则,写示范本等工作。蔡元培对画法研究会倾力支持,四处筹借古画供会员参考,同时他希望会员能采用西洋画法之长,从实物写生人手,倡导中国画革新,这一主旨与徐悲鸿的观念十分契合。

徐悲鸿深受20世纪初康有为、陈独秀倡导的“美术革命”思潮的影响,一直立意赴法留学,用西方的写实主义改良传统中国画。他在1918年秋天的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秋季始业大会就曾提及:“画会此次会员总数比上半年几增倍余。今后吾会之精神,不可不于美术界负一种特别之责任。中国美术界,消沉已极,以所有美术,不足以称美术,故国人亦不重视。今后吾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当导中国美术人于正规,使不合法之印刷品不复出现。

我希望今日到会者皆有此责任,将来多出纠正美术界之人才。”1918年5月14日下午5时,徐悲鸿在画法研究会演讲题目为《中国画改良之方法》,提出:“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之可采人者融之。”5月23日至25日该文在匕京大学日刊》全文连载,1920年6月,被北大《绘学》杂志转载,在一向较为平静的北京画坛激起了层层涟漪。

从徐悲鸿的观点中可以看出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的宗旨乃在于继承传统,西为中用,与古为新,振兴中国美术!而徐悲鸿的写实主义美术教育思想也是与之一脉相承的。就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的具体教学情况来看,其目的在于集合校内同志研究画法,互相观摩,以资竞进。

凡属本校职员及学生,有志研究画法者,均可吸纳为会员。民国时期的画会教学正处于由传统的师徒授受方式向现代学校教学的过渡阶段,此时的北大画法研究会将绘画门类分为中国画、西洋画二部,中国画部又分为山水、工笔花鸟、人物这几种画科;西洋画分为油画、水彩画、漆画、钢笔画、素描、图案画等几种画科。各部的内部划分非常详细。北大画法研究会的导师由北京大学的美术教师以及外聘的校外名家共同担任。

根据史料记载,1918年3月8日晚,徐悲鸿先生在校长室出席第一次导师会议,与其他导师如陈师曾、贺履之、汤定之、李毅士、钱稻孙、贝季眉等,共同商定《画法研究会导师指导法》,今录如下:陈师曾山水花卉每月讲演一次每周评画一次贺履之山水花卉每月讲演二次(不定期)每周评画一次汤定之山水每月谈话二次示范画徐悲鸿人物水彩每月评讲次李毅士水彩铅笔每月评画二次钱稻孙临时讲演贝季眉临时讲演3月28日下午五时,

徐悲鸿先生于校长室出席导师讨论会,与陈师曾、贺履之、汤定之、钱稻孙、贝季眉商定习画者之分配办法,根据1918年3月3O日《北京大学日刊》登载的《画法研究会会员学画一览表》记载,当时徐悲鸿在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任职两学期期间,不仅从事西画教学,也担任中国画人物画导师。春季始业从四月至六月,共指导会员五位。秋季始业从十月至十二月,跟徐先生学习人物画的有四位会员,学习水彩画者有二十二位会员。另外画法研究会还组织西山图画部,徐悲鸿于7月2日带队百余名学生赴西山写生,写生期间除携带部分自己作品外,徐悲鸿又从校方借到一部分图画,

供西山师生观摩、学习。画法研究会全体会员在《感激校长及诸位导师》的信中称:“徐悲鸿先生又期于暑期内率同各同学同往西山写生,随时指导,其一般热诚可想见也。故同仁等实深感激,抱歉莫名,特志斯文,用表谢悃。”写生期间,徐悲鸿对会员每周教画六小时,安排在每周一、三两日的下午四时至六时以及星期五下午六时至八时,另外随时指导学生写生。

从这些具体的史料和例证,也可以看出当时北京画法研究会所倡导的新风以及徐悲鸿美术教育思想的主旨。就绘画的具体技法来看,徐悲鸿在北大画法研究会教学期间,秉承画会传统教育“精研古法、博采新知”的宗旨,克服传统画会在教学上存在的忽视写生训练的缺点。徐悲鸿从汉、魏、唐、宋直至明、清的艺术中,吸收了丰富的营养。

他把国画中线条勾勒的传统技法用于西法素描中,线描勾勒如春蚕吐丝,连绵流畅,灵活多变,气韵生动,和西洋画中的线条不同。有些画虽无线描勾勒,但其边缘有线的节奏感,使线条与明暗兼用。他的画形结构明确,符合中国传统的欣赏习惯。他的明暗处理颇有中国画渲染的意趣,有诗意,具有韵味,达到了优美的境地,具有独到的民族风格。12月中旬,徐悲鸿被教育部批准以公费生资格赴法国留学,因而中止了在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的教学活动,他在担任北大画法研究会导师期间,倡导的写实主义美术教育思想在中国画教学中得到了初步实践。